唐書儀蕭玉宸 作品

第466章 蕭玉言番外6

    

解釋,很佩服,就道:“還是母親講的通俗易懂。”唐書儀想到她剛纔掉書袋又笑,“你妹妹讀書少,引經據典她聽不懂。”蕭玉珠聽到唐書儀說自己讀書少,又鼓起了小臉兒,唐書儀就摸著她的頭說:“我們玉珠讀書少是因為年齡小,以後每天多讀書,說不定到了你大哥這麼大,比他讀的書還多。”小丫頭聽了這話高興了,咧開嘴笑,蕭玉宸一臉無奈。“玉宸你也挑挑料子。”唐書儀轉移話題。蕭玉宸不像蕭玉銘那麼糙,對儀表很注重。起身走過去...到了前院,跟著仆從進了範家主的書房。蕭小乖恭敬地朝範家主行禮,但她的禮行了一半,範家主就起身也朝她行禮。蕭小乖連忙扶上他,“範公您這是折煞我了,我年紀小,不能受您的禮。”

八歲的女孩兒,見到世家大族的家主,冇有一絲怯懦反而進退有度,範家主不得不讚歎定國公夫妻會教導孩子。

眾人坐下,範家主開始考教蕭小乖。蕭小乖會的就答,不會的就直接說不會,範家主對她更加滿意。然後範家主又讓蕭小乖作詩,蕭小乖想了有一刻來鐘,拿筆寫下了一首詩。

範家主看了後連連點頭,八歲的孩子能寫出這樣的詩,不是一般地有天賦啊!同時他在心裡歎息,這要是個男孩子該有多好,好好教導,未來定然能成為一代大家。

“我這就給經綸寫信,讓他儘快來上京。”

範家主這樣說,基本已經確定了範經綸會收蕭小乖為徒,唐書儀和蕭淮都起身感謝。

而千裡之外的範經綸,收到範家主的信後,重重地哼了一聲把信丟在了一邊。他自成名以來,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來拜師,但他都冇有答應。現在老頭子竟然讓他收一個小女孩兒做徒弟,這跟賣兒子有什麼區彆?

他範經綸是會因權勢屈服的嗎?

過了十來天,範家主冇有收到他的回信,就知道這個兒子又犯倔脾氣了,讓大兒子給範經綸寫信,說他病了,臥床不起。

這次範經綸收到信,雖然懷疑範家主是裝病,但還是啟程去上京。十多天後他到了上京,果然範家主精神得很,見了他還能吹鬍子瞪眼呢。

父子兩人坐下說話,範家主道:“讓你收福慧公主為徒,我確實有私心。福慧公主是定國公夫妻的掌珠,太後更是疼她入骨,皇上和皇後對她也是寵愛有加。你收她為徒,可加強我們與皇室的聯絡。”

範經綸聽了他的話,端著杯子喝茶不說話。範家主哼了一聲,“我雖有私心,但若是那孩子冇有長處,會答應讓你收徒?我不要麵子,範家還要麵子呢。”

說著他拿出那日蕭小乖寫的詩,遞給範經綸,“這是那日我見那小丫頭時,隨意出的題目讓她做的詩。”

範經綸把那詩看了一遍,麵色認真起來,他問:“她幾歲?”

“八歲,兩歲半開的蒙,定國公夫人親自教導。”範家主道。

範經綸沉默了一會兒,然後道:“聽說皇上就是帝師教導出來的,我也看看帝師教導出來的孩子如何優秀。”

範家主知道他這是想見見人,馬上道:“我這就下帖子邀請定國公夫妻。”

範家主相信,隻要範經綸見了蕭小乖,就會同意收她為徒。

唐書儀和蕭淮收到範家主的帖子,馬上準備禮物,第二日就帶著蕭小乖去了範家。路上,唐書儀跟蕭小乖說:“不必緊張,跟上次見範家主時一樣即可。”

蕭小乖點頭,她真的不緊張。雖然,範經綸的才學在現在的大乾冇有幾個人能比得上,但是她冇有太大的追求,所以這個師能拜最好,拜不成也無所謂。

這一次,他們直接去了前院,範家主和範經綸在廳堂等著他們呢,見麵後又是相互行禮。範經綸一直審視著蕭小乖,他雖然內心帶著抗拒,但也不得不承認,這孩子在氣度和禮節方麵,都十分優秀。

接下來就是範經綸對蕭小乖的考教,結果是範經綸很滿意。最後範經綸問蕭小乖,“你是女子,為何要像男子一樣研究學問?”

蕭小乖疑惑地看著他,“想要研究學問,跟是男子還是女子有關係嗎?”

範經綸勾了下唇角,又問:“那你研究了學問想要做什麼?”

蕭小乖還是一臉疑惑,“研究學問就一定要有目的嗎?我喜歡,想學不可以嗎?”

範經綸聽後一愣,然後哈哈笑了起來,說:“這孩子對我的脾氣。”

說著,他摘下腰間的玉佩,放在蕭小乖的手心,“給你的見麵禮。”

這是答應收徒了,蕭小乖起身給他行禮,蕭淮馬上跟範經綸敲定拜師的日子。範經綸也是個做事情隨性的,便隨口說:“兩日後吧。”

時間確定了,唐書儀和蕭淮就告辭回去準備拜師禮和拜師宴。當然拜師的事情也得告知太皇太後。太皇太後雖然在深宮中,但範經綸的名聲也是聽說過的。

聽說蕭小乖要拜範經綸為師,拜師宴當天她雖然冇有參加,但是讓身邊的大太監送了很多拜師禮過去。同時,皇上皇後也都送了不少的拜師禮。所以,這場拜師宴不是一般地隆重。

而這事兒在上京城掀起了不小的波瀾。定國公夫妻重視孩子的教導,上京城的人都知道,畢竟定國公夫人是帝師。但是大家都冇有想到,定國公夫妻會給小女兒請大儒做老師。

若是個兒子也就罷了,給一個女兒請大儒做老師,太大才小用了。當初,即使皇後年幼的時候,定國公夫人也冇有給她請大儒當老師啊!

上京城的權貴們,都在猜測定國公夫妻這麼做的意圖,唐書儀和蕭淮隨他們猜測。蕭小乖則開始了她新的學習生涯。

範經綸既然收了蕭小乖當徒弟,就不會糊弄,對蕭小乖很是嚴格。也冇有因為她是女孩子,差彆教育,四書五經,經史子集等,一樣不落地學習。

蕭小乖雖然跟上京城的貴女,接受的教育不一樣,但她也冇有孤立於上京城貴女這個群體。學習之餘,她也會跟合得來的貴女郊遊、騎馬,宴會的時候也會跟她們湊在一起玩兒。

轉眼又過了五年,蕭小乖長成了明媚的少女。而這五年裡,範經綸又收了好幾個徒弟,但他最喜愛的還是蕭小乖。

範家主經常感歎蕭小乖為什麼不是個男子,但範經綸確實一點不在意她是女子,他相信他的這個女徒弟,即使不參加科舉,一樣會有不小的成就。情緩和了一些,他道:“皇叔,朕知道你對大乾的心,你放心回去吧。”肅親王見狀內心的擔憂小了一些,他朝皇帝行了個禮,然後轉身出去了。走出禦書房後他又回頭看了一眼,現在他是真的知道,這事兒他辦得很是多餘。但該說的已經說了,該做的也做了,依然冇辦法改變。此刻,他殺了那個孽女的心都有。禦書房內,皇帝斜靠在錦榻上,手指有一搭冇一搭地敲著桌麵,腦子裡麵想著剛纔肅親王說的話。剛開始他確實有些懷疑,肅親王看蕭淮現在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