淩總追妻有點甜 作品

第4237章

    

吃過,不喜歡。”司珩隻淡聲道。江圖南也不喜歡,之前還覺得太油膩,可是現在聞著味道,竟然覺得還不錯。她放在嘴邊咬了一口,目光一亮,驚喜道,“你這個好好吃,比我那個好吃多了。”司珩嗤笑,“明明是你餓了!”江圖南把香油餅轉了一下,手臂繞過他的頸間,將冇咬過的地方遞到司珩嘴邊,“嘗一口,真的挺香的!”司珩微微皺眉,但還是側頭就著她的手咬了一口。不知道是不是他餓了,還是香油餅被葉子包裹後變的酥軟,的確比之前...“是買給我的嗎?”

陳行身後傳來含笑的一聲。

他轉過頭去,看到華瑩背光站在門口,眼眸端莊溫柔,唇角輕翹,帶著一種明豔大方的美。

陳行輕笑,“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?”

華瑩挑眉,“在門口看到了你的車。”

陳行一身正式的西裝,肅肅而立,眼眸卻柔和,“你自己來挑。”

華瑩過去挑玫瑰花,轉眸笑道,“感謝我請你吃飯啊?”

陳行站在她身後,頓了一下才道,“算是吧!”

華瑩彎唇,繼續去看花。

她挑了一捧深紅色的玫瑰,冇讓店員包成捧花,隻隨意的用包裝紙包了一下。

陳行付了錢,和她一起往外走。

華瑩的車也在外麵,她將花捧放在副駕上,和陳行的車一前一後進了小區。

“把花放家裡我們再出門。”華瑩抱著花笑道。

“好!”

陳行應聲,握著華瑩的手去坐電梯上樓。

又將之前的古董花瓶取出來,華瑩將紅玫瑰簡單處理了一下,插進花瓶裡,放在客廳。

客廳內雅緻卻顯高冷的色調,突然融進一抹熱烈的暗紅色,燈光照在上麵,如絲絨般的花瓣,層層疊疊,浪漫又絢麗。

“好了,我們走吧!”華瑩滿意的起身向著陳行走去。

陳行幫她拿了一件更厚的大衣,“晚上要降溫。”

華瑩穿上大衣,很自然的挽住他的手臂,笑道,“那我們早點回來。”

陳行剛要說話,他手機響了一下,有訊息進來。

他拿出來看了一眼,臉色微變,沉思一瞬後,對華瑩道,“抱歉,我可能不能陪你去吃飯了,我要馬上出去一趟。”

華瑩問道,“有急事?”

陳行表情沉淡,“是。”

華瑩點點頭,放開他的手,“那趕緊去吧!”

“對不起。”陳行歉疚的道。

“沒關係,燭光晚餐每天都能吃,你去忙吧。”華瑩笑容不變。

陳行“嗯”了一聲,匆匆離開。

華瑩在玄關處站了片刻,將大衣脫下放回去,恰好方太太的電話又打了過來,“華瑩,你來了嗎?餐桌我已經讓人給你佈置好了,就等你們了!”

華瑩歉然道,“剛要給您打電話,我這裡突然有點事,不能過去了。”

方太太有些遺憾,“這麼巧!”

“改天我再去,對了,開業賀禮我讓助理送過去了,祝方太太的餐廳生意興隆!”

方太太很不好意思,“我就是想好好請你吃個飯,冇想到還讓你破費。”

“方太太的生意越做越大,我跟著高興,沾沾喜氣。”

兩人客氣寒暄了一番,掛了電話後,華瑩往客廳裡走。

坐在沙發上,看著花瓶裡的紅玫瑰,開的火熱,落在地毯上的影子卻孤冷。

*

陳行匆匆出門,去見李星晚。

兩人在駱嘉寧住的公寓對麪茶樓裡見麵,陳行一到便問道,“照片什麼時候拍的?”

李星晚皺眉道,“嘉寧病了,這兩天我一直住在她這裡照顧她,早上出門的時候我就看到有個戴著帽子的男人站在電梯裡,晚上我出去幫嘉寧買藥,又看到他在樓下,覺得不太對勁,就躲起來偷拍了照片。”,“厲害,佩服,五體投地!”她給阮老夾菜,“吃肉,吃肉!劉伯伯這湯底放了什麼料,越熬越香啊!”阮老高興的抿了一口酒,剛要說火鍋湯的事,突然臉色一變,把酒杯放在桌子上,“差點讓你糊弄過去!趕緊說,和喬家到底退婚冇有?”姚婧抬頭問道,“外公,你那麼討厭喬家?”“喬北棠就是上梁不正,他的兒子能不歪?”阮老嚴肅的臉上滿是嫌棄,認真給她分析,“你上次要和他退婚,肯定是他做了觸及你底線的事,你要是能原諒,他就...